让这利刃划破天空吧

cp喻黄 喻黄 喻黄
喻黄only,雷者不要看,不爽不要看
挺短 
给my最爱的天天的生贺,第一次写他俩
重发
黄少天熟练的拉开抽屉翻翻找找,抽屉里很乱,平时的小物件散落的到处都是——比如铅笔啦、曲别针啦什么的。在抽屉的最里面放着一摞摆放的端端正正的照片,黄少天盯着它出了神,便把它拿出来看。 照片不多,他却看的很慢。照片看起来比较旧了,侧边微微泛着黄。黄少天把全部照片都拆开,一张张简略地翻了翻心中就差不多有了数。 这照片多数是他和喻文州的合照——那时候他们关系还不太好,大概是蓝雨训练营的时候,但是每一张都笑的非常开心。 
嗯、这张,啊还有那个。
黄少天低低的笑出声,望着他们青少时期稚嫩的面孔觉得特...

奇异果

还是安雷only,摸个小作文

五分钟的产物

周末的时候,雷狮拉着安迷修反常的扫荡了一圈儿周围的大超市。看着雷狮旁若无人跟个傻子一样认真的打劫水果柜台的时候,安迷修表示。


他心好累。


最终雷狮带着他和一兜子奇异果回到了家。

安迷修看着外皮棕色,皮毛蹭在手上有些瘙痒感的不明物体懵逼了。


这啥玩意?他问。

呃,奇异果。雷狮支支吾吾也答地含含糊糊。

好吧。安迷修也彻底无语了,拿起一个就开始啃。

啃了一嘴毛。

“......”

雷狮在旁边笑的不可自拔。

“你白痴吗,那是把皮扒了吃果肉的。”

雷狮索性就好人做到底,一把刀就递了过去,...

我到底是删了多少粮啊

柠檬汽水

Cp是安雷

安雷,安雷,安雷only

晚风伴着云霞笼罩于城市之上,车辆过往的喧嚣弥漫于每一条街道。

雷狮无精打采地转动锁打开房门,随意把书包扔在一旁的沙发上,随即趴在桌子上半死不活。直到安迷修开门进来,他才知道他已经躺了半个小时了。


“怎么了?”安迷修有点好笑的歪头观察着他的僵尸举止。


“没什么。”雷狮忽猛地起身,扫了一眼一脸懵逼的安迷修后,回身从冰箱里取出来一瓶黄色的柠檬汽水。

他干脆利落地撬开汽水盖,之后用种要与汽水同归于尽的悲壮情怀,仰头干了这瓶汽水。

喝了两口雷狮就被呛了。


这太他妈酸了。

安迷修看着他便秘似的表情,毫不...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老叶到我家来,带着我打荣耀和各种小游戏乐的妙不可言,然后我在一旁一脸惊恐的表情。之后就balabala呆着过了一天。晚上的时候小唐啊老板娘啥的都过来了,我们就一起吃饭。之后是莫名其妙就真人副本,那种类似VR但又是现实的那种。之后就看见唐唐在那开怪快开不行了,老叶还在院子里跟天天唠嗑,我就跑过去告诉老叶。老叶就特别快的跑回来,举起千机伞就往怪的方向劈

一瞬间电闪雷鸣火光迸射,光芒笼罩于天地之间。

可是他们都不见了。


占tag歉


[太宰生贺.]我一直都在

有ooc

残落的夕阳斜斜地打在了半块彩色玻璃上折射出温暖的光晕,横滨每个角落都低低地镀上了颜色。现在不算太热,织田作把原本披盖在手臂上的大衣一甩甩到了肩膀上,转身迈进了久违的咖喱店。

“喂——织田作—你今天可来的好晚哟——!”

太宰面前摆着两份还未动筷的咖喱,竟然破天荒的比他早来那么多啊,织田作想着。

“今天是我的生日哦,你不会忘了吧?”

“怎么会。”

织田作坐下身来抽出手来,胡乱的揉了几下太宰的脑袋便一筷子送进了一口咖喱。

熟悉的味道。

他想。

“你会一直陪着我过生日吗?”

织田作微微愣了愣,抬眼对上少年稚嫩的面容和期待的表情。

随即低下头来,嘴角不可置否的微微扬了扬。...

【安雷】对方并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来了个航母

一个脑洞


我就是单纯的给蛋哥码的生贺而已

雷狮跟安迷修冷战一天了。

客厅的电视还点着,广告里磨磨唧唧播着无聊的某某肥皂剧,航母在安迷修旁边仰着脖子喔喔喔叫的正欢。

安迷修在沙发的左侧,雷狮在另一侧,如此近的距离两人却谁也没理谁。

这个说法其实也不太确切,真正不理睬安迷修的应该算是雷狮。

雷狮在那开着电脑旁若无人戴着耳机哒哒哒的打游戏,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安迷修的白衬衫,他的衬衫很大,穿在雷狮身上有些松松垮垮肥肥大大,若隐若现的透出腰下的诱人春光。他没穿鞋,甚至连袜子也没穿。光着脚坐在沙发上雪白的大腿荡来荡去还一本正经的打游戏。

“雷狮...

梦醒时见你。

卡雷ooc,521除草。
早晨。
刺眼阳光如蜜糖般肆意透过薄纱窗帘撒入室内,床上人儿均匀而又轻盈的呼吸声全被血脉相通的弟弟听在耳里。
卡米尔的睡眠很浅,一碰就醒。
少年脸上略带困意,微眯着眼睛撇上墙上白色的时钟:不多不少,刚好八点半。
今天是五月二十一日,因为奇怪的谐音吵吵闹闹被参赛者称为和五月二十日相衬的情人节什么的倒也习惯了,可八点半了,也是该醒来的时候了。
说实话,卡米尔不知道雷狮起得比较晚的习惯是被谁管的。
用帕洛斯的话来说,还不是他自己自作孽。
脑海里倒映出昨天深夜身下人动情的喘息和脸上带汗挂满情欲的模样,现在想想倒还面红耳赤。
思绪仍然停留在外漂浮不定时,雷狮突然翻了个身,整个人在被窝里蜷成一团就像...

520快乐
全靠滤镜系列

[安迷修生贺]

安迷修生贺
安你向
短打ooc*
我怂
阳光宛如融化蜜糖般喷涌而下,蔚蓝天空衬托洁白云朵让人心情为之大好。
你正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着,掏出手机划开屏幕才发现屏幕上的日期正是你家骑士大人的生日。
啊,怎么忘了这档子事。
有些急迫的从商业街赶回家去,脑子里一片浆糊却不晓得给他买什么生日礼物才好。
啊...真是太粗心了呢..怎么能忘记他的生日呢。
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上有一匹可爱的棕色小马,那是你当年恶趣味买给他的礼物。
打开家门,发现安迷修正斜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滑动着平板。
"那个..安,今天你生日怎么过..?"
小心翼翼的出口,等着他的反应。
"诶?!"
眼前的人儿话语一出口...

1 / 2

© 当歌对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