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大龄儿童酒井/明柒 脾气不好 头像是游也也给滴

[太宰生贺.]我一直都在

有ooc

残落的夕阳斜斜地打在了半块彩色玻璃上折射出温暖的光晕,横滨每个角落都低低地镀上了颜色。现在不算太热,织田作把原本披盖在手臂上的大衣一甩甩到了肩膀上,转身迈进了久违的咖喱店。

“喂——织田作—你今天可来的好晚哟——!”

太宰面前摆着两份还未动筷的咖喱,竟然破天荒的比他早来那么多啊,织田作想着。

“今天是我的生日哦,你不会忘了吧?”

“怎么会。”

织田作坐下身来抽出手来,胡乱的揉了几下太宰的脑袋便一筷子送进了一口咖喱。

熟悉的味道。

他想。

“你会一直陪着我过生日吗?”

织田作微微愣了愣,抬眼对上少年稚嫩的面容和期待的表情。

随即低下头来,嘴角不可置否的微微扬了扬。...

【安雷】对方并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来了个航母

一个脑洞


我就是单纯的给蛋哥码的生贺而已

雷狮跟安迷修冷战一天了。

客厅的电视还点着,广告里磨磨唧唧播着无聊的某某肥皂剧,航母在安迷修旁边仰着脖子喔喔喔叫的正欢。

安迷修在沙发的左侧,雷狮在另一侧,如此近的距离两人却谁也没理谁。

这个说法其实也不太确切,真正不理睬安迷修的应该算是雷狮。

雷狮在那开着电脑旁若无人戴着耳机哒哒哒的打游戏,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安迷修的白衬衫,他的衬衫很大,穿在雷狮身上有些松松垮垮肥肥大大,若隐若现的透出腰下的诱人春光。他没穿鞋,甚至连袜子也没穿。光着脚坐在沙发上雪白的大腿荡来荡去还一本正经的打游戏。

“雷狮...

梦醒时见你。

卡雷ooc,521除草。
早晨。
刺眼阳光如蜜糖般肆意透过薄纱窗帘撒入室内,床上人儿均匀而又轻盈的呼吸声全被血脉相通的弟弟听在耳里。
卡米尔的睡眠很浅,一碰就醒。
少年脸上略带困意,微眯着眼睛撇上墙上白色的时钟:不多不少,刚好八点半。
今天是五月二十一日,因为奇怪的谐音吵吵闹闹被参赛者称为和五月二十日相衬的情人节什么的倒也习惯了,可八点半了,也是该醒来的时候了。
说实话,卡米尔不知道雷狮起得比较晚的习惯是被谁管的。
用帕洛斯的话来说,还不是他自己自作孽。
脑海里倒映出昨天深夜身下人动情的喘息和脸上带汗挂满情欲的模样,现在想想倒还面红耳赤。
思绪仍然停留在外漂浮不定时,雷狮突然翻了个身,整个人在被窝里蜷成一团就像...

520快乐
全靠滤镜系列

[安迷修生贺]

安迷修生贺
安你向
短打ooc*
我怂
阳光宛如融化蜜糖般喷涌而下,蔚蓝天空衬托洁白云朵让人心情为之大好。
你正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着,掏出手机划开屏幕才发现屏幕上的日期正是你家骑士大人的生日。
啊,怎么忘了这档子事。
有些急迫的从商业街赶回家去,脑子里一片浆糊却不晓得给他买什么生日礼物才好。
啊...真是太粗心了呢..怎么能忘记他的生日呢。
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上有一匹可爱的棕色小马,那是你当年恶趣味买给他的礼物。
打开家门,发现安迷修正斜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滑动着平板。
"那个..安,今天你生日怎么过..?"
小心翼翼的出口,等着他的反应。
"诶?!"
眼前的人儿话语一出口...

想了想还是拿起了学习的笔

[信白]再见。

摸鱼短打。
狐耳轻柔身躯曲线被光芒包裹至此,与红发少年十指相扣。
他注定不能与他存于一世。
心中难分不舍,苦涩泪水夺眶而出牵引齿轮转动。
再见。
他们对自己说。
但是我爱你。

[安雷]随意堆梗。

ooc在前面。

1.早茶
安迷修有喝早茶的习惯。
每天早起泡杯早茶小啜一口,再吃早餐简直太美好了。
但雷狮对他的这个习惯嗤之以鼻。
"骑士,你是老头子吗早起喝茶。"
"……"
2.葡萄
莹紫色的葡萄像水晶,是他眼睛的颜色。
味道是酸甜的,也是他的味道。
3.一个人无助时的啜泣
安迷修知道,在强大的狮子也会有软弱的一面。
比如雷狮。
那天喝多了酒之后就道出了好多自己的委屈事,无助的样子窝在安迷修怀里还挂着泪像只小猫。
4.国王游戏
(有借梗.)
玩游戏的时候雷狮输了,拿到的题目是:你的腿间有天使和恶魔,你现在要把恶魔推到地狱里去。
5.占有欲
当雷狮和卡米尔在一起的时候,安迷修的心里会有...

-冬

Cp双爱。避雷注意。私设上天。

涟都的冬天一直都是寒冷的,且一场雪总是来得突然。常常在人们还未察觉到的时候便悄然而至,或是贴上玻璃,或是覆盖大地。


紫发女生现在正坐在一家不知名的咖啡馆里,用自己仅有的一杯褐色的咖啡捂暖自己已攀上些许寒意的手。前几分还冒着热腾腾温暖香气的咖啡,此时已经因为极冷的温度边缘结上了些许冰碴。但上方依旧有着属于它独特的温暖。


很奇特。


东方爱这样想着,不紧不慢端起咖啡小啜了一口。

屋子里播放着缓慢的英文歌,沙哑女声环绕在耳边。街上的行人与外来游人倒是马不停蹄叽叽喳喳......

[安雷]短小摸鱼ooc.
tag私心,短小,没有质量。
没有雷狮的安雷

当安迷修孑身一人站在大殿里的时候,他什么都明白了。
着一身银白铠甲.暗红披风搭至背后。翠绿眸子沉稳冷静不带一丝慌乱,就如同平静湖水般清澈无暇。
而辉煌王座上,没有意想之中的那人。
本应属于王所坐,此时却空无一人。安迷修明白,他不在了。
此时脑海中最后留下的印象是雷狮瑰紫色的好看眸子与脸上灿烂的笑容交相辉映。那个目中无人、桀骜不驯的海盗头子忽的提出回到雷王星,随后一切都失去了联系。想念他脸颊柔软的触感和如猫一般的神态可爱。
想你。好想好想你。
可是如今安迷修明白,他面对的一切,即是虚空。

© 酒乡里的一口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