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深处

带着困意的、疲倦的人生

北欧风     死亡雪

本是荒谬

那不是什么古老童谣,他甩手在这紫阳花丛里泫然若泣。

可怜人。

真相在黑暗中拨开迷雾隆隆踏风来,被鲜亮光滑皮囊包裹的不过是腐烂蛆肉,混合着腥甜血浆。 我密密缝起伤疤埋没破茧而出的蝶,十字剑尖折损在心房上一厘,刻有祝福爱意的银戒却漫步穿过脑干浸透血液。

裹满霜的海浪拍打于岸却只是无声喘息,漩涡中流满了污秽顺回声倒流而上。

你不懂,你不懂。

我重言一遍又一遍,刺穿我鲜红肺部的却是我自己


【约策】雨天

看好约策 约策 约策   
短,ooc,慎入

雨溅湿百里守约裤脚,在裁剪精致的布料上染出小片深色痕迹。
狂风挟夹着暴雨,怒吼地撞击玻璃。天边的雷暴如白炽般撕裂天空,震耳雷声刺破耳膜。路上的行人惊慌失措寻找露脚点,不论是街头小贩还是办公室里的白领,都抛弃他们可笑的骄傲和尊严,乞求上帝的保佑。
唯独他举着把明黄的伞屹立雨中不倒,活像一座山。

一抹红色映入他的眼帘,随后朝他的方向奔过来,一把扑进他怀里。
百里玄策:他的弟弟。此刻被染成了枣红的发丝湿透了,服服帖帖地贴在额头,可怜巴巴。睫毛上带着腥气的雨珠,眸子里却闪着亮光。

于是百里守约把伞斜向他这边,一手拢住弟弟的腰低...

约策,求求您看好cp再往里进

摸个短鱼,给我虾的投喂,私设很多,第一次写他俩

不是刀,很甜

百里玄策很怕冷,虽然有着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还是不行。一回到军营里就恨不得抱着亲哥哥暖乎的大尾巴钻进被窝,像只白色的大粽子。军队里的供暖也不算太差,但是冬天还是会有凛冽的寒风与雪花叫嚣着对军营发泄自己的怒火。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就更别说在外面溜达圈儿打个滚了。

呵。

不知道哪个小王八蛋天天嗷冷大冬天的往他衣服里结结实实塞了一个特大的雪球。

晚上约摸着五点半的时候,营帐里漆黑一片。百里守约轻手轻脚走进去,一眼瞅见个大又白的团子偎在床上,外面露着一截火红的尾巴。

于是他就凑近团子然后...

奇异果

还是安雷only,摸个小作文

五分钟的产物

周末的时候,雷狮拉着安迷修反常的扫荡了一圈儿周围的大超市。看着雷狮旁若无人跟个傻子一样认真的打劫水果柜台的时候,安迷修表示。


他心好累。


最终雷狮带着他和一兜子奇异果回到了家。

安迷修看着外皮棕色,皮毛蹭在手上有些瘙痒感的不明物体懵逼了。


这啥玩意?他问。

呃,奇异果。雷狮支支吾吾也答地含含糊糊。

好吧。安迷修也彻底无语了,拿起一个就开始啃。

啃了一嘴毛。

“......”

雷狮在旁边笑的不可自拔。

“你白痴吗,那是把皮扒了吃果肉的。”

雷狮索性就好人做到底,一把刀就递了过去,...

柠檬汽水

Cp是安雷

安雷,安雷,安雷only

晚风伴着云霞笼罩于城市之上,车辆过往的喧嚣弥漫于每一条街道。

雷狮无精打采地转动锁打开房门,随意把书包扔在一旁的沙发上,随即趴在桌子上半死不活。直到安迷修开门进来,他才知道他已经躺了半个小时了。


“怎么了?”安迷修有点好笑的歪头观察着他的僵尸举止。


“没什么。”雷狮忽猛地起身,扫了一眼一脸懵逼的安迷修后,回身从冰箱里取出来一瓶黄色的柠檬汽水。

他干脆利落地撬开汽水盖,之后用种要与汽水同归于尽的悲壮情怀,仰头干了这瓶汽水。

喝了两口雷狮就被呛了。


这太他妈酸了。

安迷修看着他便秘似的表情,毫不...

[安雷]短小摸鱼ooc.
tag私心,短小,没有质量。
没有雷狮的安雷

当安迷修孑身一人站在大殿里的时候,他什么都明白了。
着一身银白铠甲.暗红披风搭至背后。翠绿眸子沉稳冷静不带一丝慌乱,就如同平静湖水般清澈无暇。
而辉煌王座上,没有意想之中的那人。
本应属于王所坐,此时却空无一人。安迷修明白,他不在了。
此时脑海中最后留下的印象是雷狮瑰紫色的好看眸子与脸上灿烂的笑容交相辉映。那个目中无人、桀骜不驯的海盗头子忽的提出回到雷王星,随后一切都失去了联系。想念他脸颊柔软的触感和如猫一般的神态可爱。
想你。好想好想你。
可是如今安迷修明白,他面对的一切,即是虚空。

©宇宙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